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中国降息后利率几近市场化,货币市场料成资金价格“定盘星”

经济下行压力和融资贵顽疾迫使中国央行半年来第三次降息,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降至逾二十年低位,同时扩大存款利率浮动上限,标志着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接近大功告成。

这次降息后,市场对资金定价的关注将逐步从存款利率过渡到货币市场利率,后者将起“定盘星”作用,甚至是未来央行引导实际利率下行的核心关键指标。

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周日称,此次降息主要为发挥逆周期宏观调控工具作用,亦是为了发挥货币政策的预调与微调职能。通过降低融资成本,可以达到改善实体经济部门财务状况的政策效果。

中国央行周日宣布,自5月1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其中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1%,创逾20年新低;中长期贷款利率亦降至历史低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降至2.25%,为2004年以来最低,持平于2009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利率水平。

在市场利率趋于下行的有利条件下,中国央行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由于各银行不在对存款利率“一浮到顶”,仅见于存款市场的利率管制如今也是“名存实亡”。

“本次降息的主要原因在引导利率下行以支持经济增长、通胀处于下行通道且低于潜在水平,以及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信达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小军认为。

市场普遍预期,进入二季度,央行可能会采取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来继续增加流动性供给,包括降息、定向流动性投放(MLF、PSL、LLF、再贷款等)、扩张地方债等资产质押融资等具体政策。

上周中国央行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第一季度七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下行30个基点至3.55%,并适时开展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业务。

利率市场化几近完成
从多家上市银行周一的最新利率信息看,五大行一年定存维持在基准利率的1.1倍,股份制银行略高,大致为基准利率的1.2倍;城商行略有分化,南京银行的存款利率上浮为上市银行最高,达到1.4倍,宁波银行以1.3倍排名次之;迄今没有银行将定存一浮到顶。

这意味着当前存款基准利率50%的上浮幅度尚难以用足,而利率市场化或已接近尾声。“虽然此次降息实际结果为非对称,鉴于存款一次上浮到顶的银行减少,其综合影响小于前两次降息。”广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沐华表示。

对当前银行的“冷静行为”,民生证券分析,实体经济下行,可匹配的高收益资产供给收缩,预计银行寻找高成本负债来源的动力不强,将存款利率上浮到顶的意愿不大。

即使后期商业银行出现存款利率上浮也不会严重影响其经营、带来系统风险。中金银行业报告表示,静态测算,降息对今年银行净利润影响轻微,低于1%;动态来看,其对盈利的影响会更小,银行在贷款定价中也会考虑存款的成本。

央行继续秉持了“先长期、后短期”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思路,对于长期利率管制放松程度更大,目前基本交由市场机构自行决策。

由于市场对不同银行的风险认知不同,尤其是在存款保险制度推出之后,中小银行的揽存压力更大,加之存贷比今后将由监管指标变为参考指标,因而需要相对于大银行更高的利率招揽客户。中小银行利差收窄将更为明显。

不过,对此某城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利率市场化之前其实已经通过银行理财变相突破了,放开负债端利率管制不是大问题;此外,小银行客户下沉,贷款资产定价较高,相对压力也小一些。

此前,存款保险条例正式公布,并定于今年5月1日起施行;根据条例规定,存款保险将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人民币。

货币市场利率接过资金定价接力棒
央行降息之后,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数据显示,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oan Prime Rate,LPR)报价周一下跌25个基点(bp)至5.05%,与降息幅度相同。

银行间资金市场周一回购利率跌幅进一步扩大,隔夜利率更探创逾五年新低;加之新股申购款陆续回流,场内流动性愈发充裕。

中金固定收益分析师陈健恒认为,这次降息后,市场对利率的定价关注应从存款利率过渡到货币市场利率,后者或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甚至是未来央行引导利率的核心关键指标。

“未来央行只要控制货币市场利率就可以起到调节整体利率的关键,存款基准利率的定价作用将逐步淡化。”陈健恒表示。

他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变化,外汇占款趋势性减少,而基础货币投放主要途径改变,货币市场利率对定价的指导意义更为重要。

基础货币投放从以往依赖外汇占款变为央行主动注入流动性(无论是降准、MLF、SLF还是公开市场操作),这些主动性注入的资金都不再是存款,甚至有的直接是在银行资产端派生的(比如降准)。

北京一券商交易员亦称,通过前期央行的降准及定向投放,目前市场流动性总量扩大已较为充分,后续调控重点将落于各期限资金价格的降低。

在货币增速持续回落,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偏强的背景下,只有引导实际利率下行,货币条件才有可能得到改善,才有望刺激经济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