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为什么说希腊问题不太可能演变成欧元区悲剧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董事 Christopher Swann

  地中海小国希腊欧元区经济中所占比重只有2%,然而希腊力图削减其高达3200亿欧元债务的努力被广泛视为欧洲货币政策实验面临的最大单一威胁。4月24日,希腊与债权人的又一轮激烈谈判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以失败落幕,从而加大了债务违约的风险。或者更糟的是,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上升。

  尽管最近一次谈判失败,但我们认为希腊这场大戏不会演变成更广泛的欧元区悲剧。截至5月初,希腊距离退出欧元区还有几步要走,而且即使发生最糟糕的情形,欧元区也能比过去几年更从容应对。

  不可否认,希腊债务谈判进展不顺利。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领导的希腊政府不愿意实施劳动力市场自由化、加速私有化以及下调最低工资等改革措施,而债权人坚持认为这些改革对重振希腊经济是必需的。另一方面,以德国为首的主要债权人对于希腊的不妥协态度越来越感到失望。随着时间流逝,希腊政府对现金的需求日益紧迫,目前已欠本地企业32亿欧元。地方政府还被要求提前14天归还超出他们需求的现金。除非与债权人达成协议,从而获得72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否则希腊过不了几个星期就会出现债务违约。

  如果希腊继续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欧洲资产将不可避免遭受打击,我们已看到一些“传染”迹象。西班牙意大利10年期政府债券相对于德国同类债券(欧洲最安全的政府债券)的利差自3月中旬以来已攀升30个基点,至116个基点左右(4月29日)。德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则降至零附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投资者的避险趋势。

  形势如此严峻,我们为什么对欧洲资产仍然相对乐观呢?

  原因有三:首先,希腊似乎仍有可能悬崖勒马。国内对于左翼激进联盟党的强硬谈判策略的支持率已在急速下降,从2月的72%降至4月的45%,这加大了要求该党作出妥协的压力。虽然目前看来违约可能难以避免,但这不会自动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双方都有很强的动力来避免出现这样的决裂场面。从欧元区来说,希腊脱欧将会为其他成员国树立危险先例。而对于希腊,民调显示75%的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希腊政府也明白,退出欧元区将导致出现违约潮、汇率管制、失去外国信贷援助并最终导致再次陷入深度经济衰退。另外,以希腊目前的经济状况,难以迅速提高国际贸易商品的产量,因此,即使其货币贬值多年也不会有多大收益。所以,我们依然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在20%-30%之间。

  其次,欧元区有足够的时间来为希腊脱欧做好准备。在前几次救助之前,主要的担心是欧元区银行持有最大份额的希腊债务。希腊违约将使这些银行面临资本短缺的局面,从而导致意大利等财政本就捉襟见肘的政府需要去救助银行。但在过去几年,欧元区银行持有的希腊债务已减少至不到100亿欧元,就算希腊不能如期还债,其所产生的破坏力也较小。此外,即使其他欧元区政府债券收益率差扩大,也很可能只是暂时现象。

  最后,油价走低、货币宽松和欧元贬值等都利好欧元区。欧元区是低油价的主要受益者之一,日消费量约为35亿桶,而产量仅为消费量的3%左右。与此同时,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措施正在提振经济和金融资产。鉴于欧元兑美元汇率接近12年来低点,目前我们预计欧元区2015年盈利增幅可能高达12%。货币宽松也使得投资者将关注焦点从安全的政府债券转向股票或高收益债券。即使欧元区股市今年截至4月27日已大涨20%,但仍有进一步上行空间。因此,我们在未来6个月内仍战术性加码欧元区股票和欧洲高收益债券。

  诚然,希腊彻底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仍存在。这当然不利于我们看好欧洲的观点,可能导致长达数月的不确定性,并对资产价格构成压力。但即使这一风险成为现实,考虑到欧洲央行等机构将做出政策应对,我们预计这一风险不会永久拖累欧元区股市表现。因此,尽管希腊脱欧这一虽不太可能但不能完全排除其可能性的风险存在,但我们仍感到乐观,建议投资者不要错过这波仍在持续的欧洲复苏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