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jun jiang
0
All posts from haijun jiang
haijun jiang in haijun jiang,

德银:美债务上限危机让中国陷入两难

美国国会围绕债务上限的争斗让不少人困惑,因为没人知道史无前例的美国债务违约后世界会成什么样。倘若违约大戏真的上演,最受牵连的会是谁呢?

德意志银行的全球外汇策略主管Bilal Hafeez说,这个倒霉蛋是中国。

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数据显示,中国是美国国债的第三大债主,一共持有1.13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组合,也是美国国债的全球最大单一持有国。美国社保信托基金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人,总持有量为2.672万亿美元,而美联储排名第二,持有2.077万亿美元的国债。

在给客户的一份纪要中,Hafeez写到:

单看美国国债的最高持有人,美国社保信托基金无疑受到最大影响,其次是美联储和中国。理论上来说,社保信托基金可以通过对国会施压以及关掉其他基金来填补国债损失带来的缺口,同样的,美联储有印钞机可以覆盖损失,这么看下来只有中国会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翻翻以往的历史你会更明白。尼克松政府于1971年8月15日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放弃金本位,中止美元与黄金的固定兑换比率,征收10%的进口附加税,这导致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元与黄金脱钩造成了美国实质上的债务违约,那时候主要的货币都盯住美元,这场危机导致全球金融系统大规模重构,朝着货币自由浮动、减少资本管制的方向迈进,同时也使各国央行在黄金的锚定功能缺失的情况下开始以稳定的通胀作为货币公信力的基础。

美国政府的这一决定对日本的影响最为严重,在短暂抵制后,日本放开日元汇率,从经济上看日本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开始失去动能,开始安静的坠落,但实际上在“尼克松冲击”的直接影响下,日元开始自由浮动,两三年间,日元升值幅度达到12%,而美元则大幅贬值。

如果中国和其他国家对美国国债失去信心,这些国家也许会面临同样的结局:汇率渐渐远离有管理的盯住美元的汇率浮动机制,朝着汇率自由浮动方向发展。当下的好处是不再需要进行外汇储备以及由此而来的美国国债购买,但必要的代价是更剧烈的汇率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