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lar WJ
2
All posts from SKYlar WJ
SKYlar WJ in SKYlar WJ,

分析:亚洲货币升值通道断裂 (英国《金融时报》 乔希•诺布尔)

对于数万名在香港工作、把工资寄回国养家糊口的菲佣来说,近年的汇率状况对她们不太有利。

以最低工资计算,在2008年11月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推出首轮量化宽松时,每位菲佣每月可寄回家25300比索。

但在本月初,以相同方法计算,她们每月只能寄回20650比索,原因是资本流入亚洲,抬高了菲律宾货币对美元的汇率。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菲律宾所经历的情景在亚洲不少国家上演过。人民币汇率今年连创新高。泰铢汇率在4月份达到1美元兑28.6泰铢水平,为13年来最高。泰国一季度经济增长弱于预期,部分原因就是出口价格上升。

但自从本月早些时候市场形成“美联储(Fed)年内可能削减资产购买力度”的共识之后,亚洲货币似乎失去了强劲势头。过去10天,随着美元全面反弹,几乎所有亚洲主要货币都上演了走势逆转。菲律宾比索贬值1%,泰铢贬值1.4%,新加坡元贬值2.2%。

“我认为,除个别货币之外,美元反弹最终将令亚洲货币处于守势,”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利率与外汇研究主管萨米尔•戈尔(Sameer Goel)称,“亚洲国家货币的表现仍将优于其他G3货币(欧元和日元),但要完全抵挡住美元不断扩大的强势将相当困难。”

在美元近期反弹走势中,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反弹力度更大,例如南非兰特和土耳其里拉。但在亚洲,即便是经济增长强劲、股市红火、资本流入增加的经济体,也出现了货币走势逆转,这表明市场预期有了很大转变。

瑞银(UBS)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与外汇策略全球主管巴努•巴韦贾(Banu Baweja)称:“过去10年出现了一大趋势,推动美元走弱,如果现在这一趋势走到了头,将关系重大。”

“我们必须承认,在2003年到2007年期间,新兴市场被视作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段时期的大部分时间是比较独特的。我们不会恢复到平庸的状态,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就有得忙了。”

一些投资者早就习惯了有效的单向交易,在他们看来,目前需要当心的不只是美联储可能采取的动作。亚洲货币升值——日本央行(BoJ)出台大规模宽松政策后,这种升值走势变得有点过头——已成为亚洲各国政策制定者需要面对的紧迫问题。

一些央行预计将采取资本管制措施,如对债券投资征税,或者降息,以减缓持续推高汇率的资本流入势头。中国近期打击利用虚假出口收入让资金流入境内的行为,就是所谓“宏观审慎”措施的一例。韩国和澳大利亚则在最近一次政策会议上调低了利率。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 Bank)外汇策略师萨沙•蒂豪尼(Sacha Tihanyi)表示:“亚洲多国央行正对日本央行的宽松政策做出反应。”投资者将越来越需要“考虑非基本面因素”。

分析师称,实施资本管制的可能性,以及亚洲各地经济状况的差异扩大,也使得针对亚洲货币的策略出现显著分化。过去6个月内,认为亚洲货币纯粹是一种风险操作的传统观点已经站不住脚,这导致投资策略更加分化,并使投资者更加关注国内经济因素。

最明显的例子是印尼卢比。由于投资者对该国经济状况的担忧与日俱增,印尼卢比在过去18个月内对美元稳步下滑。

如果美国减弱宽松货币政策的力度,可能引发投资者对亚洲的重新思考,但也有人认为,在亚洲或许只能坐等宽松政策寿终正寝。正当美联储预计将开始取消刺激政策时,日本央行却要加大油门。今后的问题是,日本投资者是否会接过世界其他地区资本流出的棒子。

“很显然,美联储的转变将产生一些影响,可能给整个体系带来一点冲击,”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驻香港外汇策略主管米图•科特查(Mitul Kotecha)表示。

“这将被日本可能发生的大量资本外流所抵消。亚洲或将成为主要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