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美联储布拉德:现在加息正当时 过早不会有风险

                   

美联储高官、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在美东时间4月14日的一场讲话中表示,美国经济增长仍然强劲,现在可能是逐渐正常化美国货币政策的好时机,渐进式的货币正常化将有助于减小资产泡沫风险。他还坦言,加息过早根本不是风险。不过布拉德今年在FOMC没有投票权。

  据华尔街见闻独家报道布拉德的讲话核心内容,他认为五大因素将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决定:

  劳动力市场可能会继续改善

  实际GDP增长可能会继续加速,尽管第一季度美国经济放缓

  当前美国的低通胀可能是暂时性的

  标准的泰勒规则显示,美联储应该已经加息了

  太长时间维持在零利率的风险可能非常大

  谈到美联储弃用“耐心”措辞,布拉德表示,“耐心”意味着未来两次FOMC会议不会加息,删除“耐心”能够让委员会有更多灵活性。他甚至认为,“去除耐心可以被理解为前瞻指引的终结”。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3月FOMC决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前瞻指引的修改不应该被解读为,美联储在暗示已经决定了首次加息的时机:“尤其是,这次改变并不意味着六月一定会加息,尽管我们还无法排除这一可能性。”

  高盛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也称,尽管他们预计美联储首次加息时间为9月,但非农数据疲软让提高了晚加息的可能性。3月美国非农就业数据意外远逊预期,不但3月新增就业者比2月少增16.9万人,劳动力参与率也创37年来新低。

  “现在可能是逐渐正常化美国货币政策的好时机,这样的话在未来两年美国经济改善期间才能设定合适的政策。”布拉德说。但他也表示,即便逐渐开始正常化,美联储的政策仍然是非常宽松的。

  布拉德表示,美国货币政策仍然“极度宽松”: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仍然处于历史高位,政策利率也接近零。相比之下,美国经济则在多年内都更接近正常水平。

  对于维持零利率的风险,布拉德认为,如果过久维持零利率可能会导致资产泡沫,进而引发不良后果,对美国的货币政策构成显著风险,这要比利率过低的风险大得多。

  被问到如何比较“行动太晚”和“行动过早”的风险时,布拉德表示,有人认为加息后如果造成负面影响,导致经济下滑,美联储将不得不退回到零利率,影响美联储的信誉度。”这根本不是风险。“布拉德说,”美联储的决策本来就是视经济数据采取行动。”

  布拉德认为,如果一个关键资产市场出现泡沫,历史经验显示决策者将无能为力。渐进式的货币正常化将有助于减小这一风险,而且仍然为美国经济提供大量货币政策宽松。这一方式可能会延续美国当前的经济扩张。

  对于美国经济,布拉德认为美国经济增长仍然强劲。他指出,如果用第一季度实际GDP增速1.5%计算的话,那么今年的四季度年化增长率为3.3%。

  “我认为美国经济可能在中期内维持近3%的增速”,布拉德说。美国的潜在增长率中值目前在2%左右,3%的增速意味着远高于趋势增速。

  但美国经济正受到两大重要因素的助推:油价下跌和长期收益率下降。第一是全球油价持续下跌,对美国经济提供了重大利好。过往经验显示,消费者可能会对油价下跌反应更大,2015年来许多人认为油价冲击将是持久的。第二是欧元区的主权债务量化宽松(QE)开启,让美国收益率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