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李山泉:原油下半年或将回归60美元/桶

去年夏天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原油、黄金、美元、欧元……成为整个华尔街都在讨论的话题。美联储加息在即,3月美联储FOMC会议后,美元回落,风险资产反弹。油价是否会迎来进一步下跌?黄金将何去何从?弱美元还能持续多久?

“有人认为长期来看油价跌势会下触30美元/桶甚至25美元/桶。我个人认为,油价短期下跌的确是可能的,但长期来看比较难。”美国奥本海默基金(Oppenheimer Funds)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山泉对华尔街见闻表示。在他看来,原油长期来看应当回归60美元/桶,而这很可能发生在今年下半年。

李山泉在纽约接受华尔街见闻副总编辑严婷专访时发表了上述观点。除了油价,他还就黄金、美元等话题发表了观点。作为华尔街第一代来自中国大陆的基金经理,李山泉在华人金融界享有极高的知名度。

严婷:去年夏天以来,原油期货价格已下跌近60%。近日也门局势恶化推升了油价。你如何看待近期的油价回升?

李山泉:今天(注:采访日期当日为3月26日)油价开盘后涨势喜人最高将近3%。但我认为还是要理性分析其成因。我们在看待任何一个事件所诱发的结果之前,先要判断这个事件究竟是长期性还是短期性,如果是长期性,那追高人数肯定持续增加,如果是短期,则情况相反,其中炒作因素多。

就本轮油价上涨而言,我认为很可能只是短期事件。目前的涨势主要由于也门动荡的局势。虽然也门并不盛产石油,可一旦发生战争,运油通道就可能被中断。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按历史经验,在石油对美国很重要的时候,美国就会想办法干预,使其成为短期事件,现在即便美国需求不太大了,但对于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主要是东南亚、中国、日本等)来说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所以他们也会想办法将其解决,疏通这条运输线路。当然也不排除有油轮爆炸或是两国陷入长期胶着态势的可能,但总的来说我认为短期的可能更大。

严婷:如果从长期来看,油价回升到什么水平较为合理?

李山泉:有人认为长期来看油价跌势会下触30美元/桶甚至25美元/桶。我个人认为,油价短期下跌的确是可能的,但长期来看比较难。原油平均价目前水平已经比较低了,如果想继续维持这个行业持续发展,就一定要发现新的油田,要将开发后续油田等的这些成本都算进去,而如果单算一桶油多少钱的直接成本是不对的。

我认为,原油长期来看可能回到60美元/桶,因为这个价格相对这个行业来说比较健康。因为这几个石油输出国如果把油价砍掉一半,那他们的收益就减少了一半,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做好准备是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导致严重后果的,很多人担心会就此出现新的危机。目前,由于油价某种程度上生产成本较高,很多企业甚至国家很难维持,只能削减产能,这样一来供需会在新的价位达到新的平衡,所以往上涨的可能很大,而不是一路向下。

实际上,任何一个事件都很有可能导致原油价格反弹。当然,人们经常引用数据来预测短期走向。例如提出原油库存已基本饱和,没有储存能力,这的确是可能导致石油下跌的因素。但再加以分析会发现,全球总需求有季节性原因,还有一些长期性的因素——产能的增长往往是非常缓慢的,尤其是石油产能的增长,有可能是不增长,所以很多企业短期内的利润增长其实靠的是高油价。同时,页岩油、页岩气都是对短期油价的刺激,而由于页岩油开采成本高很多,维持时间也短,不像过去的油井开采,所以到了一定程度就很难维持目前涨势。另外,全球范围内发现大的油田可能性越来越低,能采的地方越来越少,我们要预测油价的走势需要将这些因素都纳入考虑才行。

严婷:你提到原油库存能力的问题,这是否会触发油价进一步下跌?

李山泉:储存能力饱和了,而生产厂家既不想限产也不想减产,价格自然往下掉。但总体来说这还是一个短期的事实,因为石油开采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建设周期长、波动大的事实使得其成本很难减下来,而厂家不赚钱肯定不行,那能够调整的只有价格了。你无法得知建设周期当中会发生什么事,所以说大宗商品想准确预测价格是极其困难的,但是有一个基本的思路就是一定要在将所有的成本(包括发展的成本)纳入考虑的基础上对其进行预测。

严婷:刚才我们谈的主要是供给面,如果从需求面来看,长期内是否足够支撑你刚说的60美元/桶?

李山泉:在能源领域需求里,新能源在替代原油方面会起一定作用。但是不能忽略一点,新能源不断发展是因为在原油价格高的条件下才行的,一旦原油价格下滑,新能源替代作用还能如此发展吗?新能源替代原油是一个长期目标,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全球的汽车、飞机、柴油机、厂家设备仍在大量消耗石油,其依赖性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人们往往忽略了原油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方面,就是石油化工。石油作为主要投入生产了各种产品,包括化学、纤维等等,这是从煤炭化工逐步过渡到石油化工的。现在有观点认为,如果真的石油价格太高了,那人们又回到煤炭化工中去了。这种观点其实实现难度很大,因为设备本来是为了石油生产设计的,要改造成本投入太难,周期又长,所以石油化工被替代可能性有,但短期内不可能,这个生产系列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

当然也有可能又有一场新的革命,加速新能源的发展。举个例子,比如电池储能,过去太阳能、风能都不能储存,现在有一种技术能将其储存,可能就会减少对煤炭、天然气等其他能源的使用,即便如此,这种电池的发展也并非一日之寒。一种新的技术永远是旧的技术的杀手。同时,新的技术从逐渐成熟到起主导作用都不是短期的。就像互联网最早出现的时候,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带来了泡沫,其原因就在于人们对互联网的发展预期远超过其实际发展速度,人们认为互联网革命会带动一切迅猛发展,可实际上发展不了这么快。互联网到今天又有十几年,回过头来看当时的想法是正确的,但对于周期的估计其实是不客观的。新能源也是这样,理念是正确的,但如果想在3-5年内就解决替代问题那就错了,这是个长期的事,既然找不到合适的替代物,石油就还要继续开采下去。

严婷:新能源是从需求结构上来看,那么如果从需求总量来说,新兴市场经济放缓将带来多大影响?

李山泉:经济放缓在某种程度上使经济活跃度变低,原油消耗的确适当减少,但并不是人们所说的大幅减少。实际上石油消耗在人们的衣食住行包括生产中是永远占着一块比重的,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总有这么一部分是刚性不变的。而另一部分则是弹性可变的,当经济不景气时就会削减这部分的需求,只不过这部分弹性没有人们想的这么大。现在的情况是,需求适当下降了一点点,而供给上涨了很多,比如美国很多页岩气都是在前几年高油价时投资,现在正好是成品产出期供给不断增加,又赶上油价下跌,便造成价格回落,我认为可能到下半年这种情况就会改观。因为每年经济回落多少对原油需求下降多少的究竟影响有多大其实都是有据可循的,人们过段时间可能就会对这种状况看的更清楚,分析其影响时也会更为理性。

我个人预测原油价格下半年回到60美元/桶是很有可能的,如果经济复苏强劲的话甚至很可能到75美元,还是要取决于经济复苏的程度。比如最近美国的经济,并不如预期这么强,那就是时候将目光转移到别的原油消耗多的经济大国上了。如果美国油价开始回落,那第二就看中国,接下来看的便是欧洲、日本,如果这些地方都不太景气,那75美元的预测目标就不太可能实现,但也不排除其中一些国家突然经济复苏强力带动了别的大国复苏的可能性。

严婷:黄金已反弹至1200美元一线。你如何看2015年的金价走势?

李山泉:黄金和原油不太一样,黄金取决于货币因素。如果美元持续疲软,黄金就相对上涨。

近两年黄金上涨的主要原因是美元的下跌。美国经济不像人们预期的这么好,有些人买了很多美股,美股大涨,由于国际游资太多,人们获利回吐卖出美股,对美元的抛售便使得美元掉头向下。

预测黄金的难度在于,只要人们对对金融体系感到不安全或是恐慌时就会抢购黄金,这就使其不容易预测;另一方面任何金融体系的动荡都会让黄金上涨,而一个国家就足够对其涨幅造成巨大影响,比如前段时间瑞士调整了瑞士法郎兑欧元的政策,黄金随即大涨,又比如现在的希腊和德国、欧盟之间如若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又会对黄金造成影响。不过这些都是短期影响因素,长期性影响因素还得看美元。

其实预测这个东西和预测者有很大关系,券商、交易者所思所想的大多是短期,而企业家的眼光一般就是长期。我和管理人员谈的时候发现他们都是着眼远处,一两年对于他们来说项目都还未启动,企业一般周期很长,而华尔街则一般看短期。

严婷:你认为金价长期会稳定在什么水平?

李山泉:根据目前的供需情况,长期来说金价将维持在1200-1300美元/盎司,因为低于这个水平行业就容易大幅紧缩,目前总体开采成本(包括可持续开采成本)大概在1100美元/盎司,如果这个行业想维持生产,就不能低于1100美元/盎司,更别想谈建设,所以资源行业和别的行业不同,并非单单掌握技术就可以,而是要有持续的后续资金成本投入,不仅如此,大量的资金投入也并不一定能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

严婷:回到美元,我们看到3月美联储FOMC会议后,美元持续走弱。你认为这是暂时情况还是会持续更长一段时间?

李山泉:我认为是暂时的。因为如果长期观察S&P 500指数会发现,一路向上已经好了好几年了。有些机构、投资者考虑获利回吐,加上美指从80多一路上升到100,为什么不卖出获利等回落了再吸低进场从而获利呢?有一部分人就是这种想法。所以美元目前的回落可以说是调整,并不是大幅的变化,调整以后还要向上,因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没变,加息还没加。一旦某个时节经济状况良好就要加息,只要美国经济恢复比欧洲等其他地方快,那么美国加息肯定赶在别国前面,美元自然又容易上升。

严婷:你预计美联储什么时候加息?

李山泉:很难说,我认为6月可能性现在比较低,要看后面的数据,数据不好美联储也不敢加息,美联储不想犯错误导致加了之后把经济又压制回去,尤其现在通货膨胀也不高,没必要加息。

严婷:那么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前景如何?

李山泉:人民币有自己的政策。我的观点是,人民币这一篮子货币政策如果一直用美元来定锚的话,人民币就会升值;如果改变这一篮子结构,适当降低美元比重,增加别种货币的比重的话,人民币兑美元将持平或者略微下降,但对别的货币升值了很多,比如人民币兑欧元最近的升值就会影响到对欧洲的出口,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人民币兑日元上。

关键看中国央行,央行会依据当下的环境来调节这一篮子的结构比率,央行如果认为hold得住那就会继续,所以很难预测。他们有自己的逻辑,而我是在市场中摸爬滚打的,所以更倾向于观测市场的本身行为来判断能不能赚到钱,而不善于预测政府行为,因为政府的决策不单单是考虑市场,还有自己的顾忌,政府可能不光考虑是不是赚钱,还要考虑政治因素、长期因素等等,我们很难将这些因素完全考虑。

严婷:欧央行最近开始QE,你预期欧元和美元何时会达到平价?

李山泉:欧元历史上经历过平价,所以平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目前很多欧洲国家都是负利率,像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话欧元很难避免继续贬值。另外希腊也是个麻烦的因素,如果希腊未来撤出欧元区或者一些其他政策上的问题也会对欧元造成影响,据说希腊政府最近还会来访中国,究竟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很难判断出来。 但欧洲股票还是不错的,估值比较低,另外欧洲还是有很多好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