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中俄签署天然气供应协议

据一家中国国有石油公司和数家俄罗斯通讯社称,在经过十年的艰难谈判后,中俄周三终于签署了一份期待已久的合同,俄罗斯将向中国提供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天然气。

各方都没有披露价格细节,而这正是长期以来双方谈判的关键。中俄双方过去曾宣布过供应协议,但表示将稍后谈判最终价格。

Gazprom首席执行长米勒(Alexei Miller)对俄罗斯媒体表示,中俄双方已签署一份总价值4,000亿美元的合同,合同期限为30年。据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报道,米勒在上海对记者表示:这是公司最大的一份合同,我们从未与其他任何公司签署过这样的合同。

数家俄罗斯通讯社称,这份合同约定每年向中国提供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意味着每一千立方米天然气的价格可能在350美元左右,这是Gazprom目前给出口客户的最低价。

据俄罗斯通讯社报道,米勒表示,俄中这份合同的价格是“商业机密”。

新华社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上海签署了协议的相关文件。这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是普京为期两天的访问行程中的头等大事。

中国石油集团称,Gazprom将负责西伯利亚东部的天然气供应开发,中国石油将负责中国境内天然气运输和仓储设施建设。 

就在欧盟(European Union)寻求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之际,中俄达成的协议将使Gazprom的战略重心转向亚洲。

由于担心乌克兰危机会导致俄罗斯中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欧盟正加快推进寻找天然气替代来源的计划,并试图阻止Gazprom扩大欧洲业务的努力。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研究人员叶尼克耶夫(Shamil Yenikeyeff)表示,俄罗斯迫切需要与中国达成协议,因为需要向布鲁塞尔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表明,俄罗斯朝着经济上有利可图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找到了一个天然气新市场。

即使俄罗斯与中国官员就未来的天然气供应价格达成一致,Gazprom的命运仍很可能继续与欧洲市场息息相关。

Gazprom为欧洲提供30%的天然气,其中约一半是取道乌克兰输送的。俄罗斯国内的天然气价格由政府补贴,Gazprom需要以较高的对欧出口价来补偿低廉的国内价格。该公司去年向欧洲出口了1,74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利润为2.1万亿卢布(合600亿美元),利润率远高于面向国内市场销售的部分。该公司在国内的天然气销量为2,430亿立方米,但利润仅为7.94亿卢布。

与当前面向欧洲的出口量相比,最初的天然气出口量很小,大约为每年380亿立方米。即使像俄罗斯所希望的那样,之后的出口量能提高到600亿立方米以上,也只是当前对欧出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Gazprom去年对欧洲的出口量上升15%,至1,743亿立方米,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占该国出口总额的10%左右,俄罗斯政府收入有6%来自天然气出口。

美国German Marshall Fund驻布鲁塞尔的分析师Kristine Berzina说,俄罗斯政府严重依赖这部分收入,要靠这些收入来满足对社会的最低程度的责任,向教师、医生和退休人员发工资和退休金。

长期以来,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公开赞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此制衡美国,并以此实现这两国所称的“构建多极世界”这个目的。但两国间不信任的根子几十年前就埋下了,这也对这两个邻国间的关系构成了阻碍。

俄罗斯急于利用中国天然气需求不断增长这一机遇获利,特别是在近年来一些欧洲买家的需求下降之际。中国希望更多地利用这种更为清洁的燃料,以此来遏制空气污染。中国的很多城市都饱受污染之害。 

特别是,北京与俄罗斯天然气官员之间的谈判受阻,原因是北京不愿接受Gazprom的要求。Gazprom坚持使用长期以来一直使用的将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挂钩的方式,而目前石油价格高企。

与此同时,在欧洲拓展的雄心壮志也遭到了阻力。

Gazprom正陷于一场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争端中,并已威胁称要切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此举或将导致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中断。该公司已给乌克兰政府设定了最后期限,要么在本月底之前偿付35亿美元左右的拖欠天然气款,要么改用支付预付款的方式购买该公司的天然气;否则,若乌克兰继续拒付气款,可能导致乌天然气供应被切断。

今年3月份,欧盟拒绝了莫斯科提出的通过OPAL输送天然气的要求,OPAL是将俄罗斯天然气通过德国输送至捷克边境的一条管道。此外,俄罗斯曾提议建设一条耗资160亿欧元的South Stream天然气管道,该管道将绕过乌克兰、将俄罗斯天然气穿越黑海输送至意大利,但欧盟也已搁置给予该管道监管批准的讨论。

欧盟领导人计划6月召开会议,讨论的议案包括改善欧洲能源基础设施、赋予欧盟委员会更大权力,使其在与Gazprom磋商价格以及在寻找其他能源供应地和供应商方面拥有更大灵活度。

Gazprom也是欧盟监管机构一项重大反垄断调查的目标。该项调查是在欧盟监管机构2011年9月突击检查该公司办公地之后启动的。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反垄断事务专员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发出警告称,他已经准备正式起诉Gazprom,而由此启动的法律程序可能将导致Gazprom面临巨额罚款。

但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称,阿尔穆尼亚会小心行事,谨防在当前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的情况下造成事态升级。另外,欧盟也一直不愿将起因于乌克兰危机的对俄制裁措施扩大至能源领域。

Gazprom和欧盟双方都感受到了二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Gazprom副首席执行长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Alexander Medvedev)最近就曾表示,公司向欧洲的供气量占欧洲消费总量的三分之一,但公司也严重依赖于欧洲的收入,这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

他说,公司会尽一切努力确保公司客户获得Gazprom的天然气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