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ming Wei
1
All posts from weiming Wei
weiming Wei in weiming Wei,

不同历史时期下的QE3 中国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北京时间9月14日凌晨00:30,美联储将公布9月利率决议,随后的02:15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召开新闻发布会。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经济和政治的压力正在加大美联储9月推QE3可能性。上周五令人失望的美国就业数据令美联储推出更多刺激措施可能增加,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59位经济学家预期中值为美联储在9月公开市场委员会上宣布QE3的机率为60%。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美联储QE3已经是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之势。对全球经济而言,QE3将是停滞性通货膨胀的开始。而中国或将成为QE3最大的受害者,目前中国经济正在面临“失速”的风险,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在此时又明显不适宜中国经济现况。此阶段,如果美联储推出QE3,将导致中国制造业成本进一步上涨,而中国央行也不得不再度收紧货币政策予以应对,这也使本来疲弱的经济更加虚弱。

 

纵观全球央行近期表现,不仅美联储要推QE3,欧央行QE更是先行一步,英央行、日央行、加央行都蠢蠢欲动。人民币均衡汇率面临着再度被打破的风险,并开始新一轮升值。美国亦会再次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推动人民币升值,并借此逼迫中国货币政策紧缩。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势必抬头,中国的制造业也将陷入泥潭,甚至崩盘。与此对应的是,中国制造企业面临大规模破产,企业资产价格大幅下跌。而QE3的推出,将释放的大量美元,或出现国际热钱疯狂涌入中国,以最优惠价格收购中国企业资产。此前,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石油、铜等大宗商品大幅下跌之时,中国正在实施货币紧缩而无钱购买;而QE3推高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时,中国也无力参与。

 


   
据当前情况及未来的趋势看,未来一段时间,物价上涨的压力已然凸显,通胀风险将有所加大,其中重要一点就是输入型通胀压力较前期有所增加。随着市场对美国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出台预期的强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在出现反弹后进一步走高的可能性大增。另外,为了保证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能有好转,中国央行连续实施降息和降准措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通胀压力,但是却依旧没能有效解决中国当前经济低迷的难题。一但美联储实施QE3,必将刺激中国持续通货膨胀,其中包含输入性因素以及国内货币超发(外汇占款)双重动力。但是,中国在保增长与防通胀之间表现出两难态度,鼓励了政府不断通过行政手段微观干预,加剧了结构性失衡,并强化了通胀预期。

 

8月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跌破50的荣枯线,创下了9个月以来的最低点。中国整体经济面临的困难可能比想象更加严重。多项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正在明显减速,央行两次降息以及通过大规模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效果。这也使关于中国经济是否会硬着陆的讨论再次升温。假设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那么需要讨论的则是硬着陆的方式,即衰退性硬着陆还是滞胀性硬着陆。衰退性硬着陆的特征就是中小企业大面积倒闭,房价大跌,失业率急剧上升,GDP增幅明显下跌,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迅速攀升;滞胀性硬着陆的特征是GDP增幅虽略有下滑但并不明显,粮价和基本生活商品价格大涨,通货膨胀更加严重,以人民币标价的房地产可能触底反弹。

 

一旦发生衰退性硬着陆,中国的产业经济在大面积破产后,将以极低价格被国际热钱收购,并进行产业链整合。商业银行因资金流枯竭、房地产大跌而资本充足率锐减,甚至不排除引发系统性危机;若硬着陆出现后,再紧急转为宽松货币政策,不仅会导致更严重的滞胀性硬着陆,而且会使滞胀性硬着陆来得更早。随着继续的货币紧缩使得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危害更加突出,核心决策层会将货币政策转而偏向宽松。

 

事实上,中国并没有到了穷途末路,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也没有到了只能坐等贬值的地步。中国完全可以用更好地发挥外汇储备的作用,减少外汇储备的损失,挽救中小企业,刺激就业,让老百姓有能力承担通胀风险。中国需要继续减持美国国债,并拿出一定的外储来参与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利用外储购买技术和矿产等等;政策方面则要进一步放宽对外汇的管制,同时继续加大减税,从而对冲通胀的压力;中国需要再度扭转适度宽松,而继续执行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当然,比货币紧缩更重要、更紧迫的是要抓紧时间启动市场的结构性改革和体制改革,在危机中彻底解决中国经济结构问题,从而使中国国际竞争力和话语权进一步加强。

 

当然,QE3对中国还有好的一面。QE3有利于中国外部需求扩大。在美国面临财政紧缩的压力下,量化宽松应该有助于稳定美国国内需求,或能防止中国出口增长进一步大幅下滑。同时,因为处于不同的历史时期,即使9月份QE3能够出台,对中国通胀压力的影响将显著小于前两次。QE2推出时,中国经济增长仍然较快,国内投资增速处于高峰期,通胀压力本身就处于上升阶段,输入型通胀压力比较大,尤其体现在大宗商品价格上升;现在中国经济增速显著放缓,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幅下降,企业处于去库存阶段,生产者物价通缩。需要注意的是这轮去库存过程已经接近两年,但效果并不理想。当前1269家上市公司的期末存货金额合计是1.92万亿元,与今年初的1.79万亿相比,增长了7.5%,说明半年来上市公司的总库存不降反升。库存压力较高的行业主要集中在煤炭、钢铁等行业,汽车、家电和房地产等行业的库存也处于历史高位。

 

另外,目前中国面临资本净流出导致的流动性偏紧局面。QE2时期以及之前中国时钟伴随大规模的热钱流入。如果QE3推出,能够刺激国际资本流入新兴市场国家,将有利于抵消我国的资金流出压力,从而舒缓国内市场流动性,对风险偏好也可能有正面影响。

 

一旦美国推出QE3,中国亦实施更宽松的政策措施,那将与国外流入的资金一起使国内流动性更多,给房价调控带来更多压力;如果保持现有政策力度不变,将有可能使国际热钱享受中国资产价格上涨的更多好处。在国际国内流动性可能更多的条件下如何加快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也面临着挑战。这就要求中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要立足国内实际,同时考虑与国际几大经济体宏观政策进行有效博弈,以利于维护中国经济金融的安全稳定和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