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全球囧闻】投胎失败,能靠移民来补救?

天朝近年有个有句很经典的古文今读,即当年司马迁公公所说的那句“贫贱不能移”被歪解成了“因为太穷,所以无法移民海外”。

的确,现在有太多的人热衷于通过移民来实现“二次投胎”,甚至把移居海外当作了终身奋斗目标,这个就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了。之前,有中国富人在葡萄牙花50万欧元买了市价25万欧元的房子。而之所以甘当如此的“冤大头”,正是因为被该国政府“买房送绿卡”的新政措施给“忽悠”了一把。

为了对抗财政赤字,葡萄牙2012年宣布了一条移民新政,即只要投资一套50万欧元的房产,就有资格获得“黄金居留许可”(Golden Visa),6年后,他们就有资格申请加入葡萄牙籍,顺利移民。这一新政也被称为“黄金签证”。新政实施以来,葡萄牙发出了734个黄金签证,其中578个来自中国,约占8成。

受这个计划吸引,大量中国富人蜂拥而至,往往在抵达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之后的短短几天内就花重金买下远离市区、又不合自己心意的房子。最要命的,价格还比当地市场价贵了一倍。许多为获得黄金签证而来葡萄牙买房的中国人,都是第一次来葡萄牙,他们不会当地语言,但往往会在几天之内达成买房交易,一些人因此受伤:要么价格贵了一倍,要么被中间人坑了佣金。据报道,有些房产交易中,佣金居然为购房款的25%。

而事实上,这些买房送户口的“欧猪”国家并不是赚钱的好地方,否则他们自己的经济也不至于沦落到需要卖户口发展经济的地步。论商业机会,天朝内地才是名符其实的“冒险家乐园”,而如果想打工,当地不到1000欧元的平均月薪也没什么吸引力。

有人会说:那边福利好!但如果你奋斗的目标就是换个地方吃福利,那还是不要奋斗为好了。但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改善自己生活的意愿,但投胎确是个技术活。

有个讽刺故事就这么说:天庭神满为患,要下放一批神仙投胎人间,只不过身为神仙,仍然有选择自己可以去何处的特权。第一个神仙说:我只想快点回来!于是他被投胎到了伊拉克;第二个神仙说:希望做个太平盛世的快乐凡人终此一生,他被投胎到了瑞士;第三个神仙说:想看尽人间万象,体验天上没有的新奇生活,于是他投胎到了天朝……

然后,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于是那第三个神仙没几个钟头就回来了。玉皇大帝问:那个伊拉克人估计都还要过上大半个月才会回来述职,你怎么这么快就完工了?那神仙说:甭提那事了,我一下去,他们就让我喝三鹿奶粉……

所以,有人从投胎这件上就要钻空子,于是赴美生子成为一项产业。更有传闻称有孕妇待产期间难耐寂寞,加入旅行团去墨西哥观光,结果舟车劳顿半路早产,生了个儿子光荣地加入了墨西哥籍,这又是何苦呢?

话说回来,好歹天朝人削尖脑袋想移民,走得还是合法途径,前些年福建人坐“猪仔船”偷渡海外的事情,现在是越来越不多听见了。反而是有更多外国人要偷渡来华。当年,一个埃塞俄比亚黑人就曾藏匿在货轮的夹舱里,一路上不吃不喝居然一直到了上海才被船员发现。而这种情况发生在天朝船只身上,大家都很惊诧,但是在欧美国家,却已经屡见不鲜。

北非和欧洲之间的地中海,已经成为了非法移民登陆欧洲的直接通道。虽然欧盟国家都不欢迎这群不速之客,但是基于人道主义原则,却又不能把他们扔回海里喂鲨鱼,所以这就成了一个很头疼的问题。意大利驻华大使甚至向天朝请求,能不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帮忙接受一部分难民,这个问题也让天朝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而美国励志故事集《心灵鸡汤》中,也有一则故事,讲的是一个古巴女医生费事千新万苦逃离祖国,渡海漂流成为美国公民的故事,而后,她以德报怨,为当年迫害自己的古巴安全官员的家人寄去了救命的药品,并说此刻她才感受到了“自由”的真正价值……虽然故事本身煽情德简直不忍卒读,但也揭示了非法移民这个敏感话题。非法移民问题之所以变得棘手,也和时代的变迁有关。

早在19世纪时,美国向全世界所有人开放,非法移民这个词在词典里根本不存在。但是20世纪的福利社会体系的完善,却使得多余的人口成为负担而非财富,于是移民壁垒就越来越高。并且,在工业社会早期,劳动力是紧缺资源,只要有一身力气的人都是个宝,自愿移民不够还需要到非洲去绑架黑人来当奴隶干活。然而如今,体力劳动已经越来越不重要,没有受过教育未掌握技术的人口,力气越大破坏力也就越大。于是,大家都对来自非洲、中东和拉美落后国家的移民开始敬而远之。

1845-48年,美国发动战争,割占了墨西哥一半的领土,这片领土成为了如果美国西南部的七个州,包括选举人团规模最大的加利福尼亚和德克萨斯两州。而对于墨西哥丧失一半领土的历史屈辱,普通墨西哥人会不会对美国人仍存有怨念呢?

怨念当然是有的,不过这不是天朝愤青“誓死夺回钓鱼岛”这样的怨念,而是反过来,他们抱怨美国为什么不把墨西哥的另一半领土也割走,以致于他们还得削尖脑袋钻铁丝网挖地道才能偷渡去到美国……那个“不幸”把娃生在了墨西哥的新妈妈,估计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