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长息急升 欧元区万亿负息债“蒸发”

  毕老林投资者日记

  长息急升

  欧元区万亿负息债“蒸发”

  金融市场此一时彼一时,债市眼前出现的抛风,令老毕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港股周二午后跌势转急,恒指全日剧挫311点,老毕持有的美国上市港股ETF(纽交所代号EWH)头号重仓股友邦(01299),早段威猛,尾市单日转向溃不成军,正是拜债息急升拖累外围、淡风由欧股扩散至港股所赐。

  三个月前,“倒贴”借钱给政府非但无人说你傻,一句“新常态”,变得合情合理。债券到期收不足本金?No problem(没关系)。市场上总有比你更傻的傻瓜,何愁无人接火棒?

  欧元区政府负息债减半

  知道这个游戏不可能无止境玩下去,不难;难就难在,timing(时机)永远无法捉摸。有人计过条数,德国十年期债息从0.68厘降至历史低位0.05厘,合共用了102个交易日。十年息由0.05厘弹回0.68厘,头尾只花了15个交易日!

  此刻回望,Short(卖出)德债(美债亦然)当然好易发达,但3月出手同4月出手,效果天差地远。Timing错了,看着合适亦要亏钱。真是不容易,个个抓镬铲便能日进斗金,还用绞尽脑汁天天写稿?

  随着过去两周债价暴跌,名义(nominal)孳息处于负数的欧元区政府债券减少接近一半,总值从3月底高峰期的2.8万亿欧元,大幅降至目前的2万亿欧元;换句话说,近万亿欧元负息债于短短一个月内“人间蒸发”!

  人就是这样矛盾,债息爆落你担心通缩;爆涨,你又担心通胀。最得人惊的是,债市泡沫一旦爆破,股市难保不会陪葬。阁下若是经济学家,债息重返相对正常的水平(其实仍然很低),至少意味着坚信发达国全面“日本化”、通缩在西方世界落地生根的投资者减少,高兴也来不切,担什么心?

  贴钱买债由热转冷

  问题是,炒家并非经济学家,债息如此抽法,即使最终证实只是调整而非灾难,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先人一步撤离险境,难道呆立当场白白亏本?再说,今时今日炒卖工具五花八门,既可像老毕日前提及的long put(买入看跌)美债ETF(纽交所代号TLT),通过价外远期合约赌债市“黑天鹅”;亦可买入与美债逆向而行的ETF(纽交所代号TBT),直接从债价下跌中受惠。炒家只问输赢,哪管通胀通缩?

  “正经”地看,贴钱买债由热转冷,除了显示债市恢复一点理性外,还意味着投资者对经济、物价前景不再极度悲观,一定程度反映市场认同央行近年的宽松政策开始奏效,不像许多人先前所想,发达国起码衰十年八年。然而,债市抛风一旦失控,长息升个不停,经济很难不受影响,好事也会变坏事。

  经济若受不起长息急升,近期跟债市背道而驰的商品,只怕亦难在需求不振下“干升”。油价近日继续于高位徘徊,但老毕发现,欧美油股对油价上升反应远不如早前强烈,不时还出现油价涨油股挫的反常现象。何以如此?对在下来说,那才是真正的Trillion-dollar Question(万亿美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