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货币战恐迎来极重磅国家 谨防超级“黑天鹅”飞出

       美联储决议之后金融市场再度迎来“劲爆”一幕,此前一直被视为将与美国争夺首次加息席位的英国传出“令人惊呆”的消息。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警告称,应该做好在必要时降息至纪录低点的准备,此番言论导致英镑暴跌,完全回吐美联储决议后收获的涨幅。

  分析师指出,进入2015年以来,全球总共有24个国家实施货币宽松举措,包括欧洲央行QE、瑞士央行取消汇率上限并实施负利率、丹麦央行三周内四度降息、中国央行降息降准“火力全开”等等。

  “货币战”的阴云已经笼罩全球;而假如英国央行(BOE)也降息,则将是一个超级“黑天鹅”事件,英镑恐面临异常巨大下行压力。

  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Andy Haldane)周四欧洲时段表示,英国央行应该做好在必要时降息至纪录低点的准备,以便防止通胀率进一步下跌至目标下方。这一说法与英国央行其他官员截然不同。

  霍尔丹的言论无疑令市场“大跌眼镜”,之前投资者普遍预期英国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将是加息。但是现在,降息或称为一个可能的风险。

  这还是第一次有英国央行官员表示,通胀率大幅下降使降息不仅仅停留在理论上可能的层面。

  霍尔丹讲话过后,英镑/美元短线急挫逾60点至1.4760水平,纽约时段汇价延续跌势,最低一度触及1.4688。自美联储决议后触及1.5132后,英镑/美元暴跌近450点。周五亚市早盘,该汇价最新报1.4755。

      

       霍尔丹在英格兰中部对企业发表讲话称,英国的通胀率有可能无法像预期一样回到央行2%的目标水平。失业人数的减少或许会导致加薪幅度小于以往,人们可能会认为低通胀会持续很长时间。

  英国通胀率低于英国央行2%的通胀目标已一年有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油价下跌,以及英镑汇率较高推低了进口成本。

  霍尔丹并对英镑强势发出警告。他表示,英镑贸易加权指数最近涨至六年高位,也有可能对物价带来持续的下行影响。

  霍尔丹说道:“鉴于通胀风险的不对称性,我认为英国央行升息或降息的几率大致均衡。换句话说,我认为在短期内,政策需要向任何一个方向作出调整都有可能,取决于风险向哪一方倾斜。”

  IHS Global Insight首席英国分析师Howard Archer说,“英国央行降息的可能性非常小。至少从目前来看,霍尔丹的观点似乎难有共鸣。”

  路透社对英镑走势发表评论文章称,英镑/美元涨势反转且技术面偏空。英镑/美元扭转周三涨势,因美元走强且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称必要时应该考虑降息。

  文章并显示,动能指标发出矛盾信号,五日移动均线筑底,波林格区间,10和20日均线则向下;技术面偏空,1.5118的20日均线为关键阻力位;纽约盘1.4689/1.4925区间分别为初步支撑/阻力位。

  裕信银行(UniCredit SpA)外汇策略部门全球主管Vasileios Gkionakis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建议在0.7180做多欧元/英镑,因为英国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英国央行周三公布的带有鸽派立场的会议纪要以及欧元对美联储(FED)调整利率预期的潜在影响使该汇率的上行风险更加显著;止损位设在0.7040。

  Gkionakis称,英国央行会议纪要对由英镑兑欧元升值引发的金融状况收紧显示出担心;即将到来的英国大选也可能使英镑在5月7日前承受更多压力。

  英镑成英国央行的“心头痛”

  在最新的会议纪要中,英国央行指出,英镑走强增大了通胀率保持在较低水平的可能。在英国,通胀低于英国央行2%的目标已持续一年多,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降至零。

  英国央行周三公布的3月会议纪录称,国内经济如央行所料正在经历全面增长,上个月形势变化最显著的当属金融市场,尤其是英镑兑欧元的升值势头。

  英镑汇率进一步升值的风险,让已经在劳动力成本和通胀前景上产生分歧的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对利率政策的辩论更加激烈。

  会议纪要显示:“货币政策趋势出现分化,以及英国经济增长强于欧元区经济的前景,可能继续对英镑形成上行压力,这是一个风险,这会导致通胀率低于目标水平的时间更久,并加剧低通胀预期持续时间更久的风险。”

  MPC九名委员本月一致通过维持基准利率在0.5%的纪录低点不变,不过央行称,有两名官员是经过“微妙权衡”作出的这一决定。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驻伦敦资深外汇策略师Jane Foley说道:“英镑遭抛售的另一个原因是,薪资数据疲弱和英国央行会议纪要立场偏向温和,会议纪要提到英镑走坚可能影响利率。”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此前警告低通胀将持续存在的风险。卡尼上周四发表讲话时称,将外部通缩因素纳入考虑范围或许是合适的。这些因素包括持续的外国低通胀加上英镑升值对英国消费者价格更长期的影响。

  就在几天前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威尔(Martin Weale)和麦卡弗蒂(Ian McCafferty)表示,来自薪资增长以及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为未来几个月里采取政策行动提供理由。

  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威尔上周三在伦敦发表讲话时指出,国际收支赤字达到GDP的6%;“通常大家会认为需要较低且更具竞争力的汇率来回应国际收支赤字,而不是高企且不断爬升的汇率”。

  他说道:“在我看来,会有汇率急剧波动的风险。我倾向于认为会有急剧下行风险,但经济总是有出人意料的表现,而前几周英镑的情况正是如此。”

  英国将在5月举行议会大选,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可能出现议会僵局,任何一个党派都无法独立组建政府。

  接受彭博调查的经济学家中,48%的人认为政局不确定性是英国经济复苏面临的最大风险。这一比例高于一个月前的43%。

  Foley表示:“欧洲央行的政策压低了欧洲资产的收益率,这掩盖了英国大选前的紧张,随着大选临近,我们会看到这将影响到英镑汇率。”

  荷兰国际集团(ING Bank)驻伦敦经济学家James Knightley说,无论结果如何,都会造成更多政治方面的不确定性。联合政府需要更长的组建时间,团结性比较差,可能会更快垮台。这不利于外商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