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1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富裕的烦恼:中国巨额外储之痛

中国成立外汇管理机构20年来,外汇储备规模增长了78倍。2014年上半年,中国外汇储备总额基本达到了4万亿美元。被业内称为“愚蠢地增长”的外汇储备,如今可能处于“失控”的边缘。这再次引发了媒体和经济学家批评决策者囤积的外汇,不但没有给中国带来好处,反而导致大量印制钞票对冲,而引发通货膨胀等诸多弊端。所幸,中央决策者已经认识到巨额外汇储备的风险所在,但愿“亡羊补牢,未为晚也”!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外汇储备引发的问题反而超过受益呢?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危险在哪里?业内专家又是怎样看待这种“富裕的烦恼”?


中国外汇储备“火箭式”增长

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由四个部分组成:一是巨额贸易顺差;二是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的大幅增加;三是外国贷款的持续增多;四是对人民币升值预期导致的“热钱”流入。

据6月份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9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外储总量的三分之一,比世界第二的日本还要高出2.85万亿美元。中国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2013年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3.82万亿美元,比上年末增加5097亿美元。”

据以往资料显示,2006年中国外汇储备达到8536亿美元,首次超过日本成为全球外汇储备第一大国。在有关出口创汇等政策影响下,中国外汇储备犹如脱缰的野马,增长速度令人吃惊。

1996年中国外汇储备才首次突破了1000亿美元,之后,除了2011、2012年增速有所放缓之外,增长势头一直迅猛,2013年增加了5080亿美元,成为中国外汇储备积累增幅最大的一年。可怕的是,中国外汇储备不但规模太大,远远超出合理边界,而且增长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根据国际收支领域的权威学者特里芬(R.Triffin)提出的理论,一国的外汇储备与它的贸易进口额之间应保持一定的比例关系:以满足5个月进口需要为标准,满足2个半月进口需要为最低限。2013中国进口为19504亿美元,5个月进口约为7800亿美元。以此为标准,2013年的3.8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超标率达389%。

此外,还有一个衡量方法是储备/债务比例:认为外汇储备量以占全部外债余额的40%为宜。然而,截至2013年底中国外债余额为8630亿美元,对应的外汇储备标准仅为3452亿美元,连2013年底外汇储备的十分之一都不及。

巨额外汇储备“失控”将带来三个问题

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外汇储备一直处于“愚蠢地增长”状态中,如今外汇储备甚至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博士刘胜军曾在《华尔街日报》刊文分析中国外汇储备增长失控的原因。文章指出,中国外汇储备过多,带来的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中国央行收汇需要投放人民币基础货币,这加剧了中国本就严重的货币超发问题。

第二,外汇储备主要投资于美国国债等高流动性资产,回报率很低。尽管中国的对外净资产高居全球第二位,但2008-2012年国际收益累计净亏损超过7000亿美元。究其原因,是中国的对外资产回报率大大低于对外债务的成本。

第三,安全性隐忧。一旦发生国家间的对峙,美国冻结中国部分外汇储备并非不可能。此前,美国就对利比亚等国采取过此类限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早在2011年就表示,外汇储备已经超过了中国需要的合理水平。

中国在外汇储备问题上一吃过亏。在2000年之后的美元大幅下跌过程中,中国外汇储备在账面上贬值严重。有观点认为,2003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账面损失约200亿美元,2004年上半年账面损失约400亿。

此外,在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作为雷曼兄弟的交易对手,中国外管局执掌的外汇储备投资曾蒙受巨大损失。不过,在中国外汇储备结构中,美元仍占据绝大多数。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外贸收支中各币种的比例的估计,美元资产占70%左右,日元约为10%,欧元和英镑约为20%。

目前学界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外汇储备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要扭转过量储备问题已经很难。

中国决策者已意识巨额外储之风险

面对不断增长的巨额外汇储备,显然,中国决策者已经意识到风险所在。今年5月份,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示,“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

中国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指出,“当外汇储备额达到3.7万亿美元时,外汇储备超过一定量以后,边际成本已大于边际收益,等于你再增加就不合算了。”

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在同一场合表示,中国政府早已明确不追求外汇储备越多越好。因此主要控制措施就是加快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使经济增长由较多依赖投资、出口转向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

对于当下外汇管理,外管局称将围绕国际收支基本平衡这个中心任务,坚持“扩内需、调结构、减顺差、促平衡”,保持外汇储备规模合理稳定。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7月15日通报了今年上半年中国对外贸易的情况,2014年1-6月,全国进出口总值12.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0.9%。其中,出口6.5万亿元人民币,下降1.2%;进口5.9万亿元人民币,下降0.6%;贸易顺差6306.1亿元人民币,下降6.5%。

在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被打破,以及贸易顺差逐步减少,中国外汇储备近期增幅呈逐步放缓的态势。去年四季度外汇储备增加1310亿美元,今年一季度增加1258亿美元,今年二季度仅增加约400亿美元。

专家纵论中国巨额外汇储备

中国外汇储备基本上达到了4万亿美元。这再次引发了媒体和经济学家批评决策者囤积的外汇,不但没有给中国带来好处,反而导致大量印制钞票对冲,而引发通货膨胀等诸多弊端。那么什么原因导致外汇储备引发的问题反而超过受益呢?我们来看看专家的分析。

专家指出,外汇储备过快增长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外汇储备规模过大,一方面增大了本币供应,形成国内通货膨胀潜在压力,另一方面也提高了央行存款准备金率和对冲操作压力,对货币政策的制约程度进一步增加。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教授吴惠林指出:“你多余的钱没去买现成的东西,就会形成金融资产的泡沫,这个泡沫不管是通货膨胀还是资产增长,或者说这种泡沫经济到最后都会垮掉。”

对比西方国家,中国外汇储备居高不下的原因是什么?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北京《国情内参》期刊首席研究员巩胜利表示,西方的货币是由一个独立的货币管理委员会来管理。像美国和欧盟,都没有政党干预或控制货币的机制,因为他们没有权力控制货币资源。“外汇是用人民币换回来的,那换了以后就扩大人民币的发行量,把美元堆在那里,其实是严重的资源、货币、资本极大的一种浪费,现在人民币的发行量接近120万亿。”

大量的外汇储备不仅带来通货膨胀,面临的挑战还体现在增加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风险,同时加大外汇储备的经营难度上。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占央行总资产的比重已超过80%,因为与央行资产负债货币结构不匹配,带来了很大汇率风险和成本对冲压力。

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经济专栏作家段绍译针对不断增长的外汇储备指出:“这是一个非常愚蠢、错误的决定。因为国际贸易的优点,是每一个国家成为市场,发挥各自的优势,收支平衡。如果你这个钱不去买东西,等于是一包废纸,把这个财富白给人了。”

有较大的外汇储备规模,可以保证市场的安定。然而,过多的外汇储备也会加大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如果为了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而增加货币供给或降低利率,本来就已经极为宽松的货币市场,将因此变得过度宽松,从而刺激国内资产市场泡沫膨胀。有很多负面影响。

段绍译表示,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大多存在美国的银行里,买了美国的国债,而中国大量民营小企业却有无处贷款的问题。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5月,中国增持美债77亿美元,总额增至1.2709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深圳大学教授国世平教授在其个人微博指出,“我国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制度性障碍,原来我国缺少外汇,企业出口创汇,都必须交给国家,企业拿人民币。我国目前外汇多了,应该改变这一状况了,让企业自己留用外汇,藏汇于民。”

对于解决巨额的外汇储备,国内外专家学者提出各种建议。巩胜利指出,“国家对外汇管制得特别严厉,作为第一货币的美元,只能单向面流进来,没有自由进出的机制,所有的美元市场不准流通,都进入银行体系,它就越堆越多,这样堆下去,不仅没有利润,也没有理财的所谓财富增值,甚至中国的老百姓也没有办法享受。”

“藏汇于民”?官方难以接受

中国官方动用巨资购买美国国债的举动,其动机和背景是多层面,值得学界好好探讨。但另一方面,也有一种声音质疑,中国究竟是否需要那么大的外汇储备。由此也就引发舆论对中国外汇管理机制改革的讨论。

早在几年前,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民间,已有舆论提议中国官方应大力改革目前的外汇管理、汇率联系制度,其中也包括对公民兑换外汇的限制。这就是所谓的“藏汇于民”的呼声。

然而,这一呼声知易行难。中国的现有体制和传统思维似乎很难接受民间拥有大量外汇进行海外投资。但与此同时,中国既无意改变巨额外汇储备的的使用途径,又无意开放民间拥有外汇投资,再加上目前除了美元,实际可以投资的货币又不多。因此中国的外汇储备某种程度上似乎成了中国的一个负担。

对于“藏汇于民”,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指出,“藏汇于民”主要有四种形式和途径:一是国内企业或个人持有外汇存款,这也是最基础的一种;二是企业和个人所购买的外汇理财产品、境外股票或债券,这需要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三是企业和个人拥有海外房产,现在有部分基金和私人银行推出了相应的业务;四是国内企业和个人对境外公司的股权投资行为。

尽管近年来决策层在外汇管制方面有所松绑,但我国绝大部分外汇资产都为官方储备的状况基本没有改变。当下推进“藏汇于民”仍存在汇率波动较大、用汇途径较少、投资渠道偏窄等掣肘。放宽国内个人购汇额度的限制,尽快开放居民个人境外投资渠道,对于民间资金的跨境划转也应该采取更加宽松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