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中资银行扩张投行业务

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曾警告过“不希望下一个摩根大通是家中国公司”,然而全能银行(Universal Banking) 正为中资银行所追捧,因其传统贷款业务增长放缓。

实际上,在许多国家,全能银行都承受着发展压力,并被认为会终结。但在中国,它却有着方兴之势。

上月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国有四大行中有三家的营收出现了负增长,为2009年以来首次。其它方面也是阴云密布:除了更加严格的资本要求外,银行还要面对利率市场化和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坏账问题。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这些因素共同驱使着银行从其它领域拓展收入。

纯贷款业务是基于息差的,但是在利率市场化条件下,息差在缩窄,风险在上升。中间业务收入是收入的另一个来源,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业务在其中占比较大。

传统上而言,中国维持着较为严格的金融分业制度,禁止商行直接承销IPO、在股市做市商等作为券商主要收入来源的业务。

但是债券承销、财富管理、并购咨询和托管服务等领域已经成为券商和商行角力的主站场。

但是,中国似乎有意放宽金融分业制度。华尔街见闻网站上月介绍过,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称,证监会正研究落实新国九条,在研究银行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券商牌照的情况,尽管尚无时间表。

中金公司在题为《银行做券商就像大象踩蚂蚁》的报告中表示,银行凭借资产负债表优势将在固定收益、货币和大宗商品业务方面具备强大竞争力,但传统券商具有复杂产品设计能力和交易能力上的优势。

尽管如此,英国《金融时报》近日称,中资银行仍然不太可能成为Dimon担心的那样的全能银行,并对西方同行构成挑战。

以资产负债表规模而言,中国四大行确实领先国际同行,但是以非贷款收入而言,它们远远落后。

(四大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 vs 国际大行)

近期的财务数据显示,四大行收入多元化正在提速。以工行为例,2014年,企业资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8%至140亿元,而所有运营收入同比增幅为12%。继2013年同比增长了12%后,包括债券承销、并购咨询和结构性融资在内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

但是包括投资银行、财富管理、清算和银行卡等所有业务在内的非息收入在工行总营收中只占到22%,远低于摩根大通的54%。

相对小型的中资银行正在行动。以平安银行为例,2014年,非息收入同比大增77%,在全行总运营收入中的占比增加6%至28%,投资银行业务、托管费用、黄金租赁等成为主要的中间业务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