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外汇交易从未发生改变

我最开始交易外汇的时间已经久远的难以记起,当时现货交易是通过经纪商来执行的,有时还会通过路透社(Reuters)的交易系统或者Telex来完成,当然,都是直接用电话沟通的。当时经过诸多洽谈、请求,才说服经纪商和银行允许摩根斯丹利(Morgan Stanley)(我交易的地方)进入经纪商市场。我们总认为自己真正身份是客户,而非“竞争对手”,因为我们是套期保值客户流,但是其他银行看不到这一点。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但是其它银行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我们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正计划慢慢进入利润丰厚的经纪市场,像外汇行业的化学银行Chemical Bank,芝加哥第一银行First Chicago,LBI和其他银行一样。我确实是特意提到这些被收购的银行的名字。另外,我们也想与“表兄”摩根大通JP Morgan的业务独立开来,而且还希望能胜过当时快速发展的J.Aron和高盛投资公司(Goldman Sachs)(我学会交易的地方)。

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和2000年早期,电子交易开始流行,但是仅用于现货产品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外汇期货上,后者本质上是现货代理人。在过去的数年,一直有人尝试在外汇行业发起电子做市和期货、掉期和远期(NDFs)等交易,但是并不算成功。即使你可以在50个平台交易现货,在CME、伦敦洲际交易所(ICE)和Liffe交易外汇期货,但其中总体外汇产品日均交易额仅有5%是通过电子或者交易所来进行的。所以,现今95%的外汇市场交易,基本上和Flock of Seagulls乐队霸占MTV的时代一样,并没有很大改变。期货、掉期、期权和NDFs交易仍然大部分都是通过电话、经纪商或者实时通讯来完成。为什么会这样呢?

在各类交易方式,包括掉期、期权甚至知识产权的电子交易技术产生大跃进的时候,为什么外汇市场95%的交易还在延续如此古老的方式呢?外汇期货很简单;外汇期权与能源期权没有太大差别;外汇掉期和NDFs都是简单的交易。有些交易日常期货产品的电子平台很不错,可以提供的产品不限头寸,也不设置截止日期。这些技术现在也仍然存在,清算机制很安全,也足够强大到可以透明、安全地处理外汇场外交易(OTC)。

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特别是随着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 Frank)的创建,外汇行业出现了更多的声音要求由交易所处理所有清算事宜,包括现货、期货、NDFs和掉期。有一家大银行曾请求我在工作的交易所帮助清算期货,因为他们非常担心其它业务也将一并失去。

(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 市场对于金融衍生品过度杠杆化的批评日益加剧,多数投资者认为那些金融机构是造成此次经济危机的推波助澜者,甚至是罪魁祸首。去杠杆化、收紧金融衍生品交易规则、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呼声此起彼伏。该法案禁止大部分外汇零售柜台交易。作为该法案的一部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2010年年初发布对公众的征求意见稿,对包括杠杆比例在内的多个交易方面提升监管等级。CFTC的提案设想中一度希望将零售外汇账户的保证金比例降至不超过10:1,但受到经纪商与投资者的一致反对。最终,CFTC在8月底公布的零售外汇市场规则最终版中将该比例设于50:1,并于2010年10月18日正式生效。)

但是到今天,所有这些历史都被忘记了。现下有一场运动正在酝酿中,试图让美国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AIG等所遭遇的危机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再撕碎多德弗兰克法案,一切似乎就能回到以前的模样。那么银行应该还在高频操作清算,可以和现在的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一决高下。随后再摒除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无视外汇基准操控丑闻。外汇世界并不需要改变。只需让一切回到80年代的模样。如果东西没有坏,那就用不着修补。

不过还是说回真实的现在,而非从前。就像我的好朋友Yra Harris说的,所有市场都需要TLC——透明(Transparency)、流动性(Liquidity)和结算(Clearing)。如果只对比技术上的发展曲线,就会发现外汇市场其实已经比估计的落后了30年。

我想象假设在一个所有外汇产品都像期货一样,在受监管的交易所进行交易的时代。那么你可以列出整五年来十国集团(G10)国家的货币曲线,并在其中暗示价格走势,就像欧洲美元期货市场做的那样。相信会有专业做市商很乐意对这些产品报价,也会有清算机构愿意进行清算,还会有买方客户来做交易。你可以做跨市场差价、掉期、现货和期货保证金交易。差价会缩紧,流动性将很充足。你可以选择现金结算,或者根据客户需求来进行其它形式的结算。我预计,曲线中列出的一系列外汇期货的交易量,将超过现在欧洲美元市场的交易量,而现在我们日均成交量就有数百万美元。实现所有这些,只需要出现一个敢于打开金融世界最后一个不透明和未受监管市场的交易所。谁会最终这样做呢?它是现有的交易所当中的一个,还是未来可能出现的有阿里巴巴投资、还拥有谷歌先进科技的新兴机构?不管是哪个,它都将成为游戏的颠覆者,并且能从中收获巨额利润。我已经等不及看到它的出现。相信我,它必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