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 李
0
All posts from 聪 李
聪 李 in 李聪 - 交易者个人网站,

逃离欧元区!全球资金流动大变局

因欧美货币政策路径的差异,投资者转移资产配置,大量资金离开欧元区寻找更高的收益率,我们看到了欧元暴跌,而这背后全球市场的投资逻辑也彻底改变了。

欧元区去年夏天开始实行负利率,今年又开始实行QE,欧元区内安全资产的收益率已经无限接近于零,甚至变成负数,欧元区内的资金不得不选择风险更高的资产,或者涌向美国甚至是尼日利亚等地寻找收益。

低评级债变香饽饽

彭博新闻社报道,规模8700亿美元的挪威主权基金本月表示,已买入尼日利亚资产, 并将评级BBB及更低的公司债在其债券资产组合中的占比由7.5%提升至8.3%,为至少2006年以来最高水平。

欧洲最大保险商安联保险(Allianz)正逐步减持德国国债,并转而增持抵押贷款债券。目前德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跌至-0.236%,为历史最低值。

安联资产管理部门首席投资官Andreas Gruber表示,“买负收益率的债券,长期看来你的收益只有减少,你不可能指望它们赚钱,”该公司管理着6150亿欧元资产。

此外,管理着1.7万亿美元的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也为提高回报正买进投机级公司债。

该公司固定收益产品经理Iain Stealey表示,低借贷成本和低通胀将支撑垃圾评级的公司债走高,当前这类债券在欧洲的收益率约在3.6%左右。

“当你拿着政府发的债券还要付给政府利息,(垃圾债)4%左右的收益率已经非常不错了。”Stealey称。

欧洲投资者对收益率的渴求帮助美国借款人在2015年的两个多月里卖出32.8亿欧元的垃圾债,是1999年同期以来最火热的年头。

欧元资本流向全球

“想象一下未来几年的情形:至少有五千到一万亿的超额现金躺在欧洲央行的账户上,‘享受’负0.2%的利率,同时大面积的资产购买行动会全面压低收益率,到时没什么有收益的东西可买了。”德意志银行外汇研究部门主管George Saravelos表示。

当前的经济环境百年来罕见,过去从未出现过美联储打算在几个月内升息,而欧元区却在同一时间驱动QE的情况,Saravelos补充道,“我们将看到欧元区历史上最大的资本流出。”。

欧洲央行数据显示,自去年6月实施负利率以来,大量资金对外购买外国的股票和债券,导致此类项目去年四季度出现了1244亿欧元的逆差。

管理着2321亿欧元的德国联合资产管理控股(Union Asset Management Holding)固收资产组合经理Stephan Hirschbrich表示,“对于有需要的客户,我们将资产转移至美国,在那里我们可以从上涨的美元和较高的收益率中获益。”

除了美国,一部分资金将目的地选择在了位置更近的地方,如丹麦和瑞士。

丹麦央行今年已经四度降息以打击投资者买入克朗资产的热情,防止钉住欧元的克朗升值,该国央行也大量“印刷”克朗并抛售以换取欧元。

瑞士央行则因无力抵挡疯狂涌入的资本,直接取消了瑞士法郎对欧元的汇率上限,导致瑞士法郎对欧元瞬间升值了超过40%,这样的情形在外汇市场上极为罕见。

在全球管理着4300亿美元资产的MFS投资管理驻波士顿基金经理Erik Weisman对彭博表示,“目前我们进入了各种不确定因素和错误主导的未知领域。” 他正在买进长期债券,并增加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资产在其高质量政府资产配置中的占比,这两个国家的资产收益率在发达国家中居首。

发展中国家也不能“幸免”

从欧洲来的资金除了进入上述发达国家,还通过种种途径进入了印度、印尼甚至斯里兰卡等发展中国家,这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情形。

Eaton Vance资产管理公司全球收入联席总监Eric Stein在外汇市场做空欧元,并买入印度卢比和印尼盾计价的政府债券。该公司管理着2956亿美元资产。

“一般你不会想到用欧元来融资,然后买入卢比,”Eric Stei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你可以将这理解成为亚洲货币交易服务的非传统融资途径。”

Stein估计,1000万美元投资印度卢比的话一年可以创造60万美元利润,而欧元区的负利率之下做空欧元还将带来额外4万美元的收益。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汇率的走势不确定性较大,既可以增加盈利也可以带来亏损。

印度国家证券登记公司数据显示,2015年初至今,包括Stein在内的外国机构投资者已经向印度债券市场投入了58.9亿美元。此外这些投资者还买入了30亿美元的印尼国债。

“欧元区的货币政策造就了欧元的走势,使得人们可以无脑融资欧元来做交易,”Pioneer Investments货币策略总监Paresh Upadhyaya表示。该公司管理着2462亿美元的的资产,同样做空欧元并购买印度卢比和印尼盾计价国债。

此外,不只是机构在撤离欧元,就连各国的央行也在减少欧元储备。根据IMF的数据,在2009年时全球央行有28%的资产储备是欧元,而到了2014年三季度,这个比例锐减至22.6%。

最后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虽然资本在流出,欧元也下跌了,但欧洲股市和债市依然维持强势上涨。这主要是因为QE的功劳,QE的推出刺激投资者们去寻找高风险资产,如股市,同时欧洲央行自己将大量购买债券的预期也支撑了债券的牛市,尽管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在撤离欧元区。